顶点小说

登陆 注册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顶点小说 > 三国领主时代 > 第1103章 逐鹿军VS羌王卫队 再续

第1103章 逐鹿军VS羌王卫队 再续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战场长三里,宽仅一里。
  
  三千人马在这么大点地方交战,还是骑兵,战场并不宽敞。
  
  此时两边人马大多聚集到战场中段,羌王卫队主力在中路,两翼各有三百牦牛骑兵,三路骑兵呈犄角之势,北营原本没有穿插空间。可随着白毦兵暴力投矛出手,羌人中路大举压上与白毦兵肉搏,两翼羌人配合中路包围白毦兵,羌王卫队原本严整的战线向内收缩,两侧靠近战场边缘区域,便出现了少许空间。
  
  赵云敏锐地捕捉到这个机会。
  
  空档不大,普通骑兵即使看到,也很难及时冲过去,不过难不到北营。
  
  牦牛骑战线之后是什么?
  
  羌王,以及护卫羌王的一百牦牛骑。
  
  北营不再尝试与白毦会合,一是前路被阻断,强冲必然付出很大代价,二是即使冲过去,北营也缺乏白毦兵那样的阵地战能力,还不如保持速度,在外围做些事情。北营最早跟羌王卫队接战,赵云知道羌王卫队实力很强,但羌王身边仅一百牦牛骑,北营即便不用弓箭,近战也有机会拿下,干了!
  
  擒贼先擒王!
  
  北营的即时选择,完全出乎卫队首领意料之外。两翼牦牛骑赶忙转向,试图阻截北营入侵本方纵深,但牦牛骑笨拙迟钝,哪赶得上北营飘逸如飞,虽拼尽全力,也未能阻止北营狂奔的步伐,眼睁睁着看着北营冲向羌王。
  
  关键时刻,羌王卫队超卓的战术素养显露无遗。
  
  一百羌王近卫不慌不忙,迅速将羌王护在中央,不仅不后撤拉开距离,反而主动前冲迎击逐鹿骑兵,向本方主力部队靠近。与此同时,未能阻截北营的两翼牦牛骑衔尾急追,若北营无法迅速击溃一百近卫,被一百近卫挡上片刻,便会陷入腹背受敌的危险境地。
  
  北营无视身后追兵,高速向羌王所在位置逼近。
  
  马未到,箭先至!
  
  落在后方的一百近卫,主要职司是确保羌王安全,装备配置侧重防卫,仅长盾就多达三十余面。两轮箭雨,被一百近卫轻松挡下,折损不到十人。一边指挥中军与白毦肉搏,一边观察身后战况的卫队首领稍稍松了一口气,
  
  但凡逐鹿骑将领脑子不短路,就该明白轻骑不具备与牦牛骑近战资本,北营接下来的唯一选择,就是在追兵合围之前,利用速度优势脱出包围圈。
  
  北营的选择,再次出乎羌人意料。
  
  先前为突破羌王卫队拦截,北营全速奔袭,速度快到极致,但就在所有羌人难以置信的目光中,其中一匹战马突然再次大幅度提速,脱众而出,单枪匹马扑向羌王卫队,正是那员白马银枪蒙面将。
  
  赵云身怀【飞马】特性,“大幅增加战场移动速度”,临时坐骑也神骏,赵云移动速度稳据全场之冠。但赵云不是一味逞勇力类型,愿意主动压制速度与麾下骑兵配合,到了需要主将挺身而出的时候,他才会成为北营最锋锐的那把尖刀。
  
  舞银枪,冲敌阵!
  
  枪影重重,漫天梨花,卷向卫队!
  
  羌王卫队夷然不惧,守在留非身边的这一百人,擅长的便是安全保卫。数年前一场演练中,一百护卫遇袭,就地结阵,抵御巩唐羌千名勇士围攻,激战半日,以付出不到两成折损的代价,“杀”敌过半,迫使对手主动退却,打得巩唐羌勇士面无人色。实际上,那次内部演练规则对巩唐羌更为有利,若是真正的生死相搏,巩唐羌不可能折损过半才退,卫队损失至少减一半!
  
  观战人群中就有不少巩唐羌人,见白袍武将脱离大队,独自冲向卫队,所有巩唐羌人都认为这是在找死,嘴角流露出嘲讽的笑意。
  
  羌王卫队配合默契,直面着赵云的两名护卫飞快靠拢,两面长盾并举,将正面护得严严实实。无需招呼,几支枪矛从侧面递了过去,或直接进攻,或封住赵云前冲和绕击之路,限制赵云走位,战法并不复杂,却精准严密,简洁有力。与此同时,正面两人胯下牦牛向两侧略分,一名执枪护卫从后面插上,蓄势待发,只待赵云被缠住,长盾让开条缝,便刺出难解的一枪。
  
  龙胆枪带起无数残影,撞进羌王卫队阵中。
  
  几声或短促、或沉闷的金铁交鸣,接着几声低哼。
  
  护卫挥出兵器无一建功,被龙胆枪或磕、或带、或引,撞向本方兵器,两面长盾是重点关照对象,几股巨力共同作用下,长盾之间现出一条细缝。龙胆枪就从那条细缝间钻了进去,枪身在一面盾牌边缘位置转瞬接连几撞,一名护卫虽咬牙苦撑,却仍然控制不住长盾,盾牌脱手飞出,空门大开。还没等那护卫退走,一道银芒在他颈间一闪而过,鲜血狂飙。那名护卫顷刻间失去全身气力,颓然倒下时,赵云已带着漫天枪影和梨花冲杀进敌阵!
  
  接连数名护卫中枪坠地!
  
  但羌王卫队不愧是高原的守护者,如此凶猛暴烈的突击,同伴的战死,都丝毫不能动摇他们斗志。他们明明从未有过被一员战将冲阵的尴尬经历,却象是经过千锤百炼般,瞬间作出正确的选择:正面示弱稍撤,两侧绕后,引诱敌将孤军深入,然后包围群殴之。
  
  赵云恍若未觉,继续挺进。
  
  于是毫无悬念地陷入重围。
  
  主将身先士卒杀进敌阵,北营岂会坐视?五百余北营骑兵齐声呐喊着,后面远程支援,前排奋勇蹈阵,握紧重重的骑枪,绕着卫队圆阵奔驰刺杀。
  
  北营是轻骑。
  
  轻骑与牦牛骑肉搏?听起来就是愚蠢的胡话,却在战场上真实上演。
  
  真正交上手之后,羌人意外发现,这支轻骑兵近战实力居然丝毫不弱,尽管肉搏战能力比羌王卫队稍逊,却绝非实力差距大到没法打,再加上这片战场北营兵力占优,速度又快,很快对一百羌王护卫完成包围,开始大刀阔斧地展开四面围杀,从外围策应自己的主将。
  
  白马义从,本就是远近战皆能的特殊兵种。
  
  这个战团的形势很有意思。
  
  赵云单骑突击欲擒王,被羌王卫队包围。
  
  卫队内挡赵云猛攻,外被北营包围,内外交困中。
  
  北营此时占据优势,但羌王卫队防御惊人,又极擅长防守,虽被围住,仍守得稳如泰山,阵形不见明显松动。平心而论,多给北营一些时间的话,北营有能力全歼这百骑卫队,可现在缺的就是时间。主将在前方身陷敌阵尚未脱险,身后追兵将至,再耽误一会,北营也会被包饺子,且不会有本方部队能赶到帮忙,搞不好便是全军覆没的结局。但主将在继续向前冲杀,北营将士明白,当下唯一要做的就是尽快打破百骑龟壳阵,擒王决胜!
  
  那就战吧!
  
  包围与反包围。
  
  胜利与失败。
  
  天堂与地狱。
  
  只在一线之间!
  
  就看谁能更早击破对手防御,毕其功于一役。
  
  牦牛高壮,赵云的身影早已被羌王卫队淹没,但金铁交鸣声更加急促,漫天枪影依然层出不穷,白色梨花依然在牦牛群中彼灭此生,不时有血滴在空气中绽放。而那些枪影、梨花和血滴,分明正向着羌王所在位置逼近。
  
  缓慢,但坚决!
  
  留非面色惨白。
  
  他不是武者,没有上阵搏杀的经验,之所以现身战场,自有别的原因。留非原本以为,在卫队保护下没有人能伤害到自己,但现在,他感觉到从未有过的危险和恐惧。那名逐鹿骑将杀意如有实质,并牢牢锁定他的气机,虽然卫队还在抵抗,至今没看到有崩溃迹象,外面也有援兵正在飞速驰援,留非心中的不安,还是越来越强烈。
  
  他是羌王,但就快卸任了。
  
  他是老人,但还不想面对死亡。
  
  那汉将疯了吗?
  
  怎么盯着老夫不放!
  
  陷入卫队围攻还能支撑这么久,真是难缠的家伙……
  
  逐鹿领很多难缠的家伙……
  
  又靠近了一点……
  
  被围在中间,跑都没地方跑……
  
  天哪……
  
  谁先崩溃?
  
  留非不知道。
  
  事实上,打到这个份上谁都不知道,只要有一个点出现纰漏,很可能就是全面溃败的开始。留非不想莫名其妙地死在这里,即便逐鹿领不杀他,他被擒,也意味着高原羌输掉了这场决斗,且自此他的声誉势必遭受重创。当了小三十年羌王,再有两年便光荣退休,岂能晚节不保?
  
  赵云依然在冲杀。
  
  枪影和梨花离留非不到五步时,留非一声叹息。
  
  事到如今,他已经没有别的选择。
  
  留非不能打仗,却着甲出征,只因为他是羌王,羌王带领卫队出战时,能够放出一个堪称逆天的技能。留非压根就没想到,会是这种情况下使用,但在自身安全受到严重威胁的情况下,留非已经别无选择。
  
  谁让你们没保护好老夫呢……
  
  留非双手高举,仰头望天:“羊神庇护!”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